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30周年
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

白宫18个月调查未发现华为从事间谍活动

发布时间 2013-02-25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美国政府试图寻找华为从事间谍活动的打算似乎要落空。

  昨日,路透社独家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白宫在一项针对华为的调查中,并未发现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华为在美从事间谍活动,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该调查由白宫主导,秘密委托美国情报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协议调查,前后历时18个月,调查人员研究了大量可疑行为报告,并走访了近1000家电信设备采购商。上述知情人士称,调查只能确定华为产品存在容易被黑客侵入的风险。在此之前,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曾发布调查报告称,华为和中兴通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协议,并建议阻止两家企业在美的投资贸易。

  华为回应称,对于相关调查并不知情,但对华为未从事间谍活动的调查结果毫不意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美国白宫的调查报告再次证明了美国会有关对华为的相关指控是不实的。“中国企业赴海外投资本质上与有关国家是互利共赢的。我们希望有关国家正确看待中国企业的投资经营,并为其创造公平、稳定的环境。”

  不过,路透社随后援引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凯特琳·海顿的话称,“白宫并未进行过任何秘密调查,并非如路透所说,我们排除了某家电信供应商的风险。”

  “未发现实质证据”

  美国一直担忧中国电信设备商在美国国内从事间谍活动,或者说是担心华为和中兴出售给美国公司的产品威胁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华为和中兴为此在9月13日出席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美国出席类似听证会,试图打消美国议员的疑虑,但当时主持听证会的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并不“买账”。

  在上述听证会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10月初发布报告称,两家公司(华为还是中兴)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但并未给出实质性的证据。

  知情人士称,部分美国政府人士非常希望找到间谍活动的证据,“如果有的话,我们早就发现了。”

  此前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的报告提及,一份机密附件提供了“更为重要的信息,增加了情报委员会对于美国国家风险的担忧。”路透社称,罗杰斯及其他情报官员曾经暗示过,有证据显示华为参与了间谍活动。罗杰斯甚至信誓旦旦地称,一些华为客户亲眼见到华为路由器向中国发送“大量有价值的数据”。

  不过,后来罗杰斯口中所谓的华为间谍案“受害者”——Leap Wireless被证实其数据泄露是因为电脑感染了病毒,并未有机密资料外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白宫的调查并未发现华为间谍活动的证据,但有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美国机构最担心的是,华为未来从事间谍或者破坏活动的能力。

  路透社援引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事务分析师克里斯·约翰逊的话称,他曾被告知白宫在调查华为的过程中未发现华为有不当行为,但白宫官员却有“不详”的感觉,认为华为可能在中国的要求下收集其美国客户的情报。

  对华为有“不详”预感的不仅仅是个别美国官员,路透曾对十多位在任或者离任的美国官员和承包商做过调查,这些人的看法几乎一致,认为华为的设备带来了风险:通过硬件更新,华为能够汲取大量通信数据或者在有冲突的时候关闭设备。

  美国信息安全专家也佐证了这一点,称华为设备的编程极其糟糕,很容易让黑客侵入设备窃取数据。“侵入华为设备的容易程度是思科的5倍。”美国网络设备安全专家费利克斯·林德纳称,华为的设备之所以容易被入侵,看上去是因为不严谨的编程和糟糕的程序,而非蓄意试图从事间谍活动。

  也有美官员认为,华为设备的易侵入性,可能是其为发生攻击行为时提供借口。一名曾在4至6年前秘密帮助美国政府研究华为路由器和交换器的电脑科学家说,当时已经发现华为“故意”在设备中放置一些后门程序。

  华为否认了上述后门程序的存在,并表示任何厂商的设备都会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

  中国企业“被关注”

  华为在美至少已遭遇过两次“滑铁卢”,分别是2008年被迫放弃收购3com以及2011年被迫撤销购买3Leaf,这两笔交易都被怀疑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也正因如此,华为近些年提高了在美国的游说力度,其今年上半年游说费用达到82万美元,是去年同期的4倍之多。

  但目前看来,华为的游说费用不少打了水漂,而且不仅仅是美国,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在内的美国盟友也开始对华为设置各种门槛措施。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阻止了华为成为其全球宽带网络的承包商,加拿大上周也暗示将华为排除在一些重要电信基建设施之外。英国政府亦暗示已展开调查。

  美国总统大选之年,中美经贸摩擦愈演愈烈。奥巴马政府最近频频拿中国企业和中美贸易“开刀”,除华为和中兴外,上月美国正式就中国汽车和零部件出口补贴向WTO提出磋商请求。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告诉早报记者,美国通常给中国企业设置的门槛有反补贴、反倾销和威胁国家安全等,“华为和中兴在美国的遭遇,一方面与美国大选年有关,更多的是体现了美国相当部分议员和决策者的看法,反映出整个美国市场对于中国的担忧。”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17日的美国总统大选第二场辩论中曾表示,在贸易方面已经给中国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则表示,他会更加强硬,包括将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

  宋泓称,短期内这种局面难以改变,只有通过长期的两国经贸交流和磋商才能慢慢消除。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高级合伙人丁杰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则表示,这是中国企业从半全球化向完全全球化阶段升级过程中的不可避免的阵痛,并指出受到这种待遇的并非只有中国,上个世纪针对日本汽车和电子产业,美国也曾对日采取了进口配额等措施。

人工客服:0755-36564473

协会会员QQ群

一群:80403797

二群:11745810

三群:79142938(已满)

四群:77395399(已满)

注:

1. 会员群仅限会员企业工作人员加入

2. 加群请备注:姓名+公司